第16集 - 逮捕疑犯 身陷險境  播出日期:2013/04/08(週一)

一家三口被發現伏屍屋內,警方證實死者郭凱誠與妻子及12歲兒子都是被刀狀利器割斷動脈致死。因受害者死前無明顯反抗,加上無被強行闖入痕跡,警方推斷兇手行兇手法俐落,屋內夾萬被破壞,可列作劫殺案。頌恩發現屋內還有一個女孩玩的玩偶,認為郭家應不止一家三口。果然在睡房的衣櫥內找到自兇案發生後便一直藏身的小女兒郭倩瑩。經立仁診斷,倩瑩患創傷後遺症,受驚過度而無安全感,在醫院也會躲藏在床下。

頌恩夢見 殺人軍刀--國彬等人在死者家附近的Blue Swan café調查,店主吳氏夫婦都認得郭太是熟客,死前曾光顧買外賣,可惜閉路電視壞掉沒有拍下當時情景。凱誠公司的經理作供,指死者生前與合股的拍檔沈偉雄曾有爭執。國彬和頌恩在偉雄家發現他是軍事迷,更發現他房中失去一柄軍刀,其形狀與法醫報告中死者傷口脗合。頌恩讓倩瑩看見偉雄手持軍刀的照片後,倩瑩激動不止。調查此案後,頌恩的惡夢內容便變為夢到自己藏在床下,見到手持軍刀的男人,還有古舊的明星月曆。志森分析這並非受案件影響的投射,反而是真實回憶。志森與嘉麗出席商會成立35周年晚會,醫學界權威麥永佳醫生讚賞志森的論文,原來是嘉麗故意安排的見面機會,為診所爭取更多研究經費。在回程途中遇到交通擠塞,富二代霍志健在公路醉酒鬧事所致。志森見到志健在晚會上已極不禮貌,更不屑富家子弟的失禮行徑。

啟榮撮合 立仁慧翹--啟榮得知慧翹生日將至,又認為她對立仁有意思,便想撮合二人。時值永鏗放大假,立仁與永鏗坦誠彼此立場雖不同,但能互相保持良好工作關係。到了慧翹生日會時,啟榮等一眾下屬全都藉口有事離場,餘下她和立仁同桌。立仁以為眾人為她準備特別驚喜,不料是送上情侶套餐。立仁為此極為生氣,揚言不會對慧翹有意思,慧翹也痛罵了啟榮一頓。二人各自離去,卻又在便利店巧遇上。慧翹介意被人胡亂宣揚自己戀上立仁,令她情緒低落,結果她拿了立仁的八達通在便利店瘋狂購物,以平衡心情。

頌恩追兇 反陷險境--頌恩向子安提及調查的案件與夢境,子安追憶在頌恩約四歲時被發現給人留在急症室,更因高燒留院,之後社工便把她交給孤兒院。Café的老闆夫婦遇害,死狀與郭家一樣,收銀機內錢財被奪去。調查期間頌恩夢見偉雄要殺害倩瑩,於是她向志森求救,每晚的惡夢已令她難分真假。志森採用引導法讓她慢慢回想。但頌恩卻認為志森不能幫助她而離去。線報指偉雄在郭家附近出現過,頌恩便獨自回到郭家兇案現場,她學倩瑩般藏身衣櫥體驗。此時,她聽到偉雄的叫聲,正要逮捕他之時遭到反抗,幸好國彬帶同組員趕至。偉雄被捕後因精神異常,轉送到博安醫院進行精神鑑定。

國彬曾翻查記錄,在1989年一宗軍刀殺人案中,死者失蹤女兒汪曉恩下落不明,認為頌恩有可能就是汪曉恩,答應幫她找回記憶,更與立仁、志森同前往當年案發的水田村。

 

第17集 - 啟榮公開 向珠示愛  播出日期:2013/04/09(週二)
 
頌恩在水田村的舊居找到夢中見過的月曆,在現場環境影響下,亦記得童年時曾躲在床下,又記得曾抱著玩偶奔跑,卻不解為何兇手當時沒有殺她,反送她到醫院。立仁和志森推斷兇手也許患有突發精神分裂,得知頌恩發燒,便起惻隱之心送她到急症室。子安聽到事情有進展,但當聽到頌恩似乎決心找出當年的兇手,便勸她不要執著。

啟榮世邦 被指仇富--富家子弟志健在公路醉酒一案轉到精神科,因志健堅稱自己患有精神緊張,於是由世邦和啟榮負責觀察,但志健態度不合作,又因未能得到特別照顧,便指博安醫院醫生的仇富,他們撰寫的報告不能盡信。立仁雖及時出面擺平事件,但已引起傳媒關注。立仁知道慧翹患上老花眼,在幫她調校電腦熒幕時卻不慎扭傷腰部,反要慧翹送他回家和替他塗藥油。立仁為答謝她煮麵給她吃,二人又一同看球賽。立仁見慧翹十分投入,甚至邏輯盡失,不禁失笑。思家到啟榮家經營的麵店幫忙,家人已視她如媳婦。世邦來到麵店,稱自己失戀,因拍到日勤已與一直暗戀的慧敏在一起,但啟榮知道日勤正與瑤珠交往,代表日勤正一腳踏兩船,於是便急約日勤出來說清楚。

瑤珠患癌 啟榮相伴--日勤表示已與瑤珠和平分手,但啟榮仍擔心瑤珠,便到診所找她,幾番轉折下才知道瑤珠正在別間診所求診。瑤珠道出分手原因是她患有乳癌,這亦是與前男友分手原因,導致她不忿男人只憑外表判斷女人。啟榮只好盡量安慰她,但瑤珠檢查身體後知情況不樂觀,便拜託啟榮在她出事後要代為照顧兄長瑤星。啟榮為哄瑤珠開心,便陪她逛街,更送她名貴耳環。看到街頭表演時,啟榮又憑歌寄意,衝動下公開向瑤珠示愛。另一邊廂,思家一直在麵店等待啟榮,期間又追問榮父有關啟榮瑤珠的交情。啟榮回來向思家坦白送了名貴耳環給瑤珠,又緊張電腦上瑤珠的專欄有沒有被刪。

覓得線索 鎖定真兇--慧翹在兒童病房用魔術哄倩瑩開心,但在場的男護士同樣表演魔術,卻惹得倩瑩有驚恐反應。慧翹跟進偉雄情況,發現他連基本問題也無法如實作答。立仁認為偉雄患「複製錯憶」,導致「順行性遺忘」,只會重複即時接收到的訊息,加上指骨有關節炎,不可能握軍刀殺人。立仁推斷倩瑩怕的不是偉雄本人,而是他手中的軍刀。警方追查到郭家珠寶被拿去變賣,但偉雄一直在醫院不可能是兇手。在珠寶店的閉路電視見到持有者與星昌一樣,手臂上有紋身,於是警方從紋身開始重新調查。立仁和慧翹也回到café重組案情,認為兇手只是偶然見郭太的首飾才突然起貪念,隨她回家殺人。警方查到一間紋身店有和閉路電視拍到同一樣的紋身紀錄,鎖定一個在髮型屋兼職的女子鄭佩茹,她的男友潘耀泉正是有紋身的男人。

國彬部署好一切,等待二人現身。頌恩見到兩人出現,竟衝動行事,逕自逮捕耀泉。

第18集 - 啟榮瑤珠 擦出愛火 播出日期:2013/04/10(週三)

雖然頌恩衝動行事,但終歸逮捕潘耀泉,可惜從耀泉及女友佩茹口中,都沒有發現任何線索。國彬促小組重新在兩個案發現場進行搜證,又因人證只有佩茹一人,必須再回二人所住的劏房查問鄰居。另外因推斷是兇器的軍刀仍未找到,警方必須在48小時內找到足夠證據起訴耀泉。慧翹見耀泉臉上有傷,知他曾與人爭執,而立仁分析耀泉有反社會人格,態度不合作只想拖延時間待48小時後獲釋。頌恩再找佩茹傾談,但她哮喘復發,只想警方早點放人和離開。立仁見慧翹讚賞病房的倩瑩和其他孩子相處甚歡,慧翹便訴說以前討厭孩子,現在卻對小孩改觀,變得渴望擁有自己的小孩。

調查受阻 再現兇案--警方到劏房查證,得知曾與耀泉爭執的人是廖廣志,可是廣志不在房中。頌恩調查耀泉往事,記錄指他脾氣暴躁,多次犯事都因證據不足而獲釋放。慧翹看到現場的血笑臉圖案,覺兇手視殺人為樂,是極度危險的兇徒。立仁認為廣志曾打過耀泉,若耀泉獲釋,更不會輕易了事。但原來廣志已失蹤三天,需找到他才能進一步調查。頌恩再到羈留室找耀泉套取線索,不但沒結果,而反被他挑釁。頌恩在警署通宵搜集資料,迷糊間夢見童年時的自己與父親一起。振東等人終於發現廣志的私家車在元朗停車場,國彬和頌恩見車尾箱有染血的布,於是假設耀泉殺廣志後把屍體收於車尾,駕車至燃油耗盡便棄屍郊外。眾人見一野狗向貨櫃亂吠,打開貨櫃後竟發現另一女屍,死狀與前兩宗軍刀殺人案不同,而是窒息致死。另一方面,警方終於找到廣志,原來失蹤數天只是為了避債,而車尾的血布只因手指弄傷……
志森答允 作假報告--瑤珠因癌病之事向志森請辭,更特意提醒志森即使嘉麗生日,仍不要讓她有期待。當兩人談話時志森收到嘉麗來電說她發生意外,當志森趕至她的家時,發現她早已喝醉,嘉麗更借醉酒向志森表白。永佳與志健家是世交,以研究經費為條件,委託志森代寫志健的精神評估報告,以便在法庭否認博安醫院的鑑定。啟榮知道志森已接下此工作,不解為何他竟助紂為虐。立仁相信志森有苦衷,但志森卻絕口不再提此事。因為志森的專業意見,法庭決定延審志健一案,而啟榮與世邦的鑑定可能作廢。志健在庭外趁機挑釁,惹得啟榮生氣與他推撞。永鏗一向注重醫院形象,但這次竟支持啟榮,立仁不禁疑惑為永鏗和志森的行事作風竟恰恰轉換過來。

啟榮擔心 瑤珠輕生--啟榮在街頭唱歌向瑤珠示愛的片段已被上載,世邦看後痛罵啟榮比日勤更惡劣。年月也對思家提及此事,但思家知啟榮與瑤珠是兒時玩伴,又認為啟榮對她是真心體貼,並未怪責他。啟榮聽到瑤珠的電話留言,說要先走一步和拜託他照顧兄長,怕她會打算輕生,便趕至瑤珠家。啟榮見瑤珠拿著消毒藥水,以為她要自殺,情急之下擁抱她……

第19集 - 發現真相 卻遭伏擊  播出日期:2013/04/11(週四)

啟榮以為瑤珠會自殺,情急下便抱著她,又自責令她不開心,但其實瑤珠只打算用消毒藥水洗浴缸,並非輕生。兩人不自禁在梳化上互相依偎,因打雷嚇倒才急忙分開。啟榮收到思家來電,竟謊稱在自己家看電視。思家在醫院安撫精神不穩病人時反被割傷手,而之後才知道病人因男友有了外遇而受打擊。啟榮離開瑤珠家,竟見思家冒著大雨在附近等他,啟榮不想讓思家懷疑,只好說出瑤珠患上癌症

啟榮酒醉 說出心聲--啟榮夾在二女之間心煩不已,回家時已喝酒至酩酊大醉,在醉酒之下發出求愛口訊給瑤珠。瑤珠聽到後甚為感動,翌日買了啟榮喜愛的早餐給他吃。啟榮回到醫院後,見思家親手製作了分量十足的三文治給他,又不忍在此時說出他和瑤珠的事,結果啟榮只有維持與瑤珠和思家二人同時交往。立仁向慧翹分享女兒和外孫的片段,令慧翹一時感觸,羡慕立仁三代同堂。慧翹感可惜男友已死,又不符合領養資格。慧翹知道男友原來保存了精子,但冷藏庫有問題令精子盡毀,無法以男友精子人工受孕。

嘉麗不忍 志森犧牲--永鏗決定撤回啟榮和世邦提出對志健的精神評估,親自上陣再寫一份,於是局面演變成羅永鏗決戰連志森,昔日仁和醫院對立的人一較高下。立仁知道當中有異,便去找嘉麗追問志森改變立場的原因。原來志森幫助志健,全因永佳手持嘉麗醉酒駕車傷人不顧而去的證據,以此威脅志森。嘉麗知道志森犧牲太大,決定不會讓志森受委屈,在診所痛罵志健和永佳,又到警署自首。嘉麗想清楚二人關係不會進一步,仍感激志森所做一切。志森不能陪她遠赴歌劇現場,只有單獨表演歌劇給她看以作答謝。

證物頸鏈 發現線索--貨櫃發現的女死者看似與耀泉無關,令線索又再中斷。頌恩再翻查死者證物,找到女死者曾光顧的首飾店,頸鏈有刻名可作證。頌恩記得佩茹戴有同一款頸鏈,便再展開逮捕耀泉的行動,可惜警方無法在耀泉家找到證物,無奈下只好再一次釋放耀泉。

頌恩失手 遇襲重創--頌恩找立仁商討案情,立仁懷疑耀泉不會知道頸鏈的價值,推斷兇手另有其人。二人再查cafe的消費紀錄,果然在郭家兇案前有兩位客人同坐。頌恩與立仁分開後,便收到佩茹電話,結果把頌恩引到後巷。頌恩看見佩茹與平日帶病的樣子不同,更手持利刀,頌恩被耀泉從後伏擊,更被綁於隱蔽小屋內。兩人在離開前刺了頌恩一刀,待她慢慢失血而死……

第20集 - 答應慧翹 捐出精子   播出日期:2013/04/12(週五)

第20集  

耀泉和佩茹離開小屋後,兩人到一間服裝店內購物時,突然再動殺機殺死女店員。國彬到現場時後,在閉路電視錄影片段發現二人出現過,卻發現聯絡不到頌恩,於是便追問立仁是否在前一晚與頌恩回到案發地點。國彬估計頌恩與立仁分開後便一直失蹤,有可能已遭耀泉和佩茹毒手。耀泉在茶餐廳的電視見到新聞報道服裝店的事件,不禁埋怨事情鬧大了,此時警方搜查至,兩人急忙逃走。兩人被圍捕時,耀泉在後巷脅持一名洗碗女工,國彬率小隊趕到現場把二人重重包圍,國彬擔心頌恩安危,勸耀泉勿輕舉妄動。

國彬動員 拯救頌恩--此時佩茹突然驚叫,然後一臉無奈走往警察一方,更主動勸耀泉自首。耀泉不解佩茹所為,但仍配合佩茹承認一切罪名。在糾纏間,一位女警向耀泉開槍。在醫院中,佩茹矢口否認罪行,又不肯講頌恩所在之處,幸好耀泉的手機響起,才知道頌恩被藏於耀泉祖母的村屋。國彬馬上動員前往村屋,救出已奄奄一息的頌恩。獲救後的佩茹表現出情緒不穩,結果轉介至博安醫院,由立仁親自負責。他見佩茹明顯對抗和裝瘋賣傻,於是向佩茹說出頌恩已獲救之事。

啟榮疲於 約會二女--日勤和世邦得知啟榮正同時與思家及瑤珠交往,故意在言語上單打他。啟榮則疲於周旋於兩女子之間,更搞錯約會二人的時間,竟同時相約她們在戲院看不同場次的電影,結果只能狼狽地奔波。啟榮雖然成功瞞過她們捱至電影完場,但卻已精疲力盡,最終日勤和世邦出現替他解圍,令他能鬆一口氣。慧翹突然請假,一眾下屬都八卦她的去向,立仁突然收到慧翹電話,請他到警署保釋自己。立仁向她了解事情因由,原來是慧翹登報求精子,卻誤召來男妓,氣憤下打傷對方被捕。

慧翹要求 立仁捐精--看見慧翹指不放棄仍會繼續登報尋人,立仁方知她原來認真想生孩子,於是幫她面試不同男人,但比她更加挑剔,面試結果無功而返。慧翹埋怨立仁令她無法如願,在傾談間她想到立仁有優良基因,於是請他幫忙捐出精子助她懷孕。原本立仁因已有兒孫,無需再有子嗣而拒絕過一次,但見她態度堅決,又屢次失敗,於是惟有答應要求。

頌恩記起 昔日記憶--頌恩獲救後昏迷了十日轉醒,而她在昏迷期間終憶起兒時遺忘的一切,驚訝真相與自己推斷大為不同。出院後,她翻查資料看到昔日殺害汪家的兇手蔣大軍的照片,認得他與自己的關係,亦記起了自己的真正身份。頌恩往汪氏墳前拜祭,向他們懺悔當年事,頌恩離開墳地時,發現一男子行蹤鬼祟,便追蹤該男子並調查,竟發現對方原來是……

第21集 - 立仁澄清 二人關係  播出日期:2013/04/15(週一)

頌恩在墳場見到父親蔣大軍出現,但未能上前與他相認,晚上頌恩反在夢中重現她在四歲時發燒,父親向她說出後悔來港,和送她去醫院的往事。國彬向下屬說明近日發生兩宗黑幫仇殺案中,都涉及槍擊傷人,槍手的手法俐落,使用中國製半自動步槍。原本頌恩只顧想著父親的事,但當國彬說出疑犯正是大軍時,才知父親一直在內地,最近才回到香港。

頌恩受命 保護志健--志健的官司糾紛未平息,又爆出與多位女性的床上照片流出的新聞,他的女友莫青婷更到警署舉報他迷姦好友范靄枝,又指所有床照均是志健上傳到網站,照片中的女性都看似神智不清。頌恩知道志健獲法院判定無罪,大感憤慨,心中決定要讓志健因強姦定罪。志健離開出法庭時遭槍擊,混亂中只有司機中槍受傷。國彬初步調查得知槍手從遠距離射擊,判斷可能是殺手所為,不排除因床照事件惹來仇殺。志健不肯與警方合作,拒絕入住警方安排的安全屋,國彬只有派頌恩和振東等一眾下屬保護他,可是志健卻不理人身安全,執意要到桑拿店,更在店中調戲頌恩。頌恩雖感不忿,但仍不得不繼續執行任務。

三角關係 終告結束--頌恩在街上拾到一隻紙飛機,其獨特的摺飛機方法正和小時候父親所摺的一樣,隨後又見大軍在附近出現,可惜又未能找到他。國彬仍認為頌恩是汪家的孤女,為她找到當年為汪氏父母辦理後事的姑母現正在三藩市,讓頌恩能聯絡親人。啟榮夾在瑤珠和思家之間難以選擇而飽受痛苦,世邦和日勤見狀,決定為他解決問題。啟榮為思家辦生日會,不料瑤珠也受邀到來,啟榮一直與兩人同時交往之事終於被揭穿。情急之下啟榮追隨瑤珠離開,其實已代表他心中早有選擇。原來瑤珠和思家早在約會啟榮到戲院當日已遇上,並知道一切真相,兩人都決定離開啟榮,因此才聯同世邦與日勤合演出生日會這場戲,希望能結束這段三角關係。

立仁捐精 慧翹受孕--立仁隨慧翹到美國捐出精子,讓她進行人工受孕。立仁原想保密此事,卻被接載之的士司機轉告二人同遊美國的消息給應奇,應奇得知後大肆宣揚。慧翹於是坦然講出立仁是捐精者,但二人並無感情關係,但眾下屬卻都認為兩人只是尷尬,不肯承認戀情而已。立仁怕醫院內會傳開與慧翹間的事,又擔心嬰兒一出生便沒有父親,但慧翹早已跟他約法三章,嬰兒與立仁並無關係,她會獨自撫養。慧翹獨自去報名參加孕婦產前瑜伽班,但結果卻錯報雙人班,幸好臨時有位同樣無伴侶陪同的Sandy主動跟她同組,於是兩名孕婦成為朋友。靄枝向警方承認自願與志健有性關係,但她臉上有明顯瘀傷,似受壓迫而改口供,而其他床照相關女性也紛紛同樣改變立場。

警方查到其中一女子的男友譚新,有買兇殺人對付志健的嫌疑。有巡警在小巷截查一男子時受襲,對方跌下一張桑拿咭片,國彬推斷此人可能就是欲殺害志健的殺手,馬上加強人手保護志健。頌恩趕往桑拿想帶走志健,竟見他正輕薄女職員,於是在衝動之下出手毆打他。

 第22集 - 國彬發現 頌恩父女  播出日期:2013/04/16(週二)

志健被頌恩毆打後急忙逃離桑拿店,頌恩邊向國彬報告情況邊追到後樓梯時,卻發現志健已被勒死。頌恩再隨雜聲到天台,赫然發現父親大軍正在天台上。頌恩本打算逮捕親父,但大軍知道頌恩會念及親情放過他。當國彬趕至天台,大軍已逃去無蹤,頌恩向國彬報告大軍逃去的反方向錯誤引導警方。警方找來譚新問話,他否認因女友床照流出而買兇殺志健。另一方面,國彬推斷大軍若收錢殺人便需要向僱主收錢,因正被內地通緝而不會回大陸,要下屬監察其他逃出海外路線。頌恩在執行任務時衝動,讓志健獨自逃開而令他被殺,不禁自責累及同僚。頌恩回家後竟見大軍坐在家中等她。頌恩追究大軍當年殺害汪家,又因殺害志健與父爭持不下。大軍堅稱殺人乃逼於無奈,而他所殺之人都該死,只是代替女兒做她不敢做的事。

立仁擔心 慧翹安危--立仁等四個大男人相約攻打四方城,互相了解近況。志森通知眾人,嘉麗撞傷人自首後可免入獄,話題轉至一腳踏兩船的啟榮,但啟榮反而針對立仁與慧翹間的關係。立仁雖多番澄清亦沒用,在醫院內一眾下屬都有意在他面前提到慧翹的產假等情況,目的就是想讓他負起責任。立仁得知慧翹參加瑜伽班,便前往找她,竟被Sandy痛罵他是無良男人。正巧Sandy是志森病人,志森知她一直想要孩子,但曾經小產以致抑鬱,已無覆診一段日子。立仁認為Sandy病情惡化,因見她吃龜苓膏和持有衛生巾,懷疑她可能妄想懷孕,更可能傷害慧翹令她小產。

啟榮打算 修補關係--立仁帶慧翹購買七人房車,指想與她一起撫養嬰孩,慧翹說出立仁關愛的,其實是未出世的嬰兒而非她本人,連啟榮也勸立仁要弄清自己的想法。立仁知道啟榮對瑤珠餘情未了,便告之瑤珠在中三時暗戀的不是班長,而是啟榮本人,啟榮聽到後馬上去找瑤珠欲修補二人關係。瑤珠即將離開香港,在整理家中物品時找到一堆昔日寫給啟榮但沒有寄出的信,但因當中一封最為重要的信已被丟,便到廢紙場找回。啟榮去到廢紙場,向瑤珠重新表示愛意,但瑤珠已無意重修舊好。

國彬阻截 頌恩復仇--國彬收到大軍匿藏線報,於是率眾到匿藏地點時,卻無發現任何人。頌恩見同僚未能找到父親,便再折返小屋,但國彬也到了現場找她。國彬發現當日在頌恩天台的報告與閉路電視所得影像不符,而他見過汪家那位從三藩市回港的親戚,才知道自己弄錯,明白頌恩不是汪繼恩而是大軍的女兒依琳。國彬本想請頌恩協助引大軍現身,但頌恩拒絕,便命令她休息兩周。大軍繼續與頌恩接觸,稱不會讓壞人逍遙法外,又可代替女兒替天行道大快人心。頌恩看了新聞報道,得知軍刀殺人案的疑犯佩茹被判無罪,便去找她提醒她。國彬怕頌恩會傷害佩茹,也趕去會合。頌恩追到佩茹,見大軍已對佩茹下毒手,於是叫他逃離香港。這時,國彬趕至現場,立刻舉槍呼叫……

第23集 - 擅用私刑 審判罪犯  播出日期:2013/04/17(週三)

頌恩不想父親被捕,便拉著大軍一起逃走,國彬緊追在後卻被車撞倒。國彬腦部受到重創一直昏迷不醒,而佩茹亦受重傷留院。頌恩終於在同僚面前說出自己放走大軍,才害國彬遇上車禍。頌恩開始對宗教產生懷疑,不解為何天主要搶走她重要的人,又到病房恐嚇佩茹不要說出真相。但原來佩茹在現場並沒有見過大軍,只見頌恩自言自語……

頌恩面對 精神問題--國彬住院後,頌恩才面對自己的病情。頌恩發現大軍又在家中出現,而頌恩向他宣告,即使沒有他不在仍能懲治壞人,頌恩又在網上搜查治療精神病的藥物資料。

永鏗安排 親信入職--慧翹在當值期間腹痛,立仁要啟榮送她去婦科,自己代診接見病人,於是令工作更為繁重。女病人鳳蓮的抑鬱症有復發傾向,立仁便加重抗抑鬱劑量。應奇報告盧氏藥廠太子盧子俊因失常傷人,翌日便要診症,立仁見眾人都疲於工作,結果答應接下這份工作。永鏗叮囑立仁不要讓法醫精神科的男女關係過於複雜,另一方面卻安排永佳及盧氏等有權威和財力的知名人士,加入博安法醫部。

博安法醫 各散東西--思家連續幾日都刻意打扮,啟榮追問情況,年月才說出她近日流連酒吧沉迷跳鋼管舞。啟榮擔心思家因短期間兩次失戀受打擊,便與年月跟隨她到酒吧一看究竟,原來思家只是到中學舞蹈社周年表演。啟榮向思家道歉,但她反而感謝啟榮,又稱讚啟榮善良,即使瑤珠有病仍對她不離不棄。思家已決定辭去法醫工作到澳洲,放下過去重新開始。

誤診病人 立仁辭職--抑鬱症病人鳳蓮情況惡化,懷疑誤診錯服藥導致急性腎衰竭,管委會指將會深入調查。永鏗本為法醫部求情,又願意負上責任,但立仁深感有責,決定引咎辭職。同時,年月未能通過考試,也想辭職自立診所。

頌恩復仇 對付佩茹--慧翹思前想後,決定答應立仁共同照顧嬰兒,又與他一同參加瑜伽班和購買嬰兒用品。啟榮替立仁引咎辭職感不值,又不忍一眾同僚即將各散東西。另一方面,昏迷中的國彬亦無甦醒的跡象。

佩茹出院 遭到伏襲--頌恩被調往刑事紀錄科後,因服用網購得來的藥物,已再無出現幻覺,但頌恩仍持續到醫院探望國彬。

佩茹在出院前擔心頌恩再來找她,向清潔女工說出頌恩有問題。離開醫院後,佩茹果然被頌恩伏襲,更遭昔日傷害頌恩的方法所對待,被綁在無人小屋中……

第24集 - 立仁承認 對翹有意  播出日期:2013/04/18(週四)

國彬昏迷住院後,振東繼續接手調查大軍下落,發現大軍似人間蒸發,無法證實他的所在之處。振東把國彬的筆記本交給頌恩,筆記本內記錄了逃過法律制裁的犯人名單。頌恩見到其中一個犯人是速遞員招瀚清,及後頌恩又前往醫院探望國彬,向他細訴會助他達成心願。子安知道頌恩沒有回教會,相約頌恩想引導她重歸教會,可是頌恩表示已不會回教會和不再信主。立仁安慰子安,指頌恩遭遇的事情太多需時間調整,慧翹亦覺得頌恩要時間平復。

立仁發現 永鏗奸計--慧翹所住的大廈因電梯故障,便搬到立仁家安胎。兩人一同看球賽時,慧翹的腿突然抽筋,立仁替她揉搓,這時立仁才知道自己已對她產生感情。立仁到敏兒墓前自白,說自己開始愛上了慧翹。立仁辭職後,永鏗請永佳取代其職。慧敏突然提出與日勤分手,日勤才知道一切是永鏗安排,要慧敏幫他抽走病人鳳蓮的病歷,害立仁錯判病患情況。

指責永鏗 有違醫德--立仁闖入永鏗主持的會議,斥責他的行徑有違醫德,隨時害死病人,又指他為拉攏盧氏財團,而為盧子俊的病歷報告作假。永鏗反指這正是辦公室政治,他原來一直記掛當時立仁為年月在記者會上害他面子盡失的事,於是一直伺機報復。立仁深知無法與他的老謀深算抗衡,但仍勸下屬們不要與永鏗鬥氣,不能拿病人性命玩命。眾醫生團結一致,於是原本打算辭職的年月和思家都繼續留守。

啟榮設法 討好瑤珠--啟榮、世邦和日勤上街散心,見到街頭表演,啟榮又再次借用街頭表演憑歌寄意給瑤珠,又要世邦和日勤錄下片段上傳到網站。正當他決定前往美國找瑤珠時,瑤珠已回到香港,原來她聯絡不上兄長瑤星,以為啟榮得知兄長去向。原來啟榮多時沒聯絡過瑤星,兩人到他家中,從瑤星使用物品發現他可能正在談戀愛,可是瑤珠不相信啟榮所言,更指已對他失去信心。啟榮為取回瑤珠信任,以半小時為限,若找回瑤星下落便相信他的真心。啟榮憑著瑤星家物品的價錢招紙,在辦館找到瑤星,成功取回瑤珠的信任。

頌恩動刑 子安病危--頌恩繼續充當判官執行私刑,把一名脫罪殺人疑犯任保基迷暈並收藏於車尾箱,卻在此時收到通知,子安心臟病發進院,只好立即前往醫院。子安因冠狀動脈阻塞情況危殆,立仁要頌恩小心說話,子安不能再受刺激。子安見頌恩時態度樂觀,說出人總有一死,更要她不要因國彬昏迷一事背棄宗教。

立仁得知 頌恩迷茫--頌恩答應子安,會為他的病情向主祈禱,不過頌恩隨後向立仁坦言這都是謊話,現在她已無親人,迷茫自己為何還要信主。二人離開醫院時,見到有警員向醫護人員打聽佩茹下落。立仁發現清潔女工見到頌恩露出受驚的樣子,但亦不以為意。立仁本想坐頌恩的便車離開,不過頌恩以想折返探望國彬為理由,成功調開立仁。頌恩在運送保基以執行制裁途中遇到路檢,警員更要她打開車尾箱……

第25集 - 頌恩成魔 挾持慧翹  播出日期:2013/04/19(週五)

頌恩在路上遇到路檢,幸好振東在場替她解圍,使她能順利運送保基離開。頌恩的頭痛愈來愈嚴重,竟然發現在家中竟見到國彬,但頌恩這次明白眼前的國彬只是幻覺。新聞報道盧子俊傷人案,博安法醫診症他患躁鬱症,立仁在離職前曾替子俊診斷,知道他根本無病,便回醫院求證。子俊的報告是由永鏗親自撰寫,由權威永佳親證過,應奇這次也受到拖累,決定離職。立仁揚言要向管委會投訴,而法醫部其他成員都共同進退,提出辭職。

立仁發現 頌恩病情--子安病情突然急轉直下,頌恩得知後大受打擊,而國彬的幻覺這時出現安慰她。立仁離遠目擊頌恩的行為,才驚訝地發現事實與一直的認知不一樣,便向清潔女工打聽所見一切。警方在汪家故居後山發現多具屍體,立仁得知更覺事情與頌恩可能有關。啟榮檢查頌恩的電腦,發現她有從網上購買精神科藥物,若有服用應該有助減少幻覺幻聽。但頌恩已無往志森診所覆診,而是憑自己判斷用藥。立仁體諒頌恩受過太多打擊,對信仰產生懷疑。志森相信她在心理上已無法負荷過大的衝擊,更失去信仰產生的依靠。

警方鎖定 犯案疑犯--此時振東證實,汪家後山發現的屍首之一正是佩茹,更有一具是孩童骸骨,估計死去超過二十年。眾人推斷該孩童應該便是汪家失蹤多時的獨女汪曉恩,只有大軍與頌恩才知道曉恩的屍首埋藏位罝,所以發現的屍體極有可能是頌恩所殺。啟榮不相信,問到是否有大軍殺人的可能性,立仁於是告知有關大軍最新的消息。警方拘捕到一位涉嫌狙擊志健的疑犯李貴祥,貴祥承認曾在法院門外槍擊志健,但當他到了桑拿店時,卻臨時取消了行動,他並沒有殺害志健。志森覺得頌恩可能要完成國彬未完成的事。立仁判斷頌恩正在找下一個目標,若能知道目標便能找到她。志森認為頌恩仍有理智,受害的都是犯下重罪的人。頌恩曾提及子安去世後便無親人,已生無可戀,心中亦有數國彬不能醒來,若她要尋死,必會找國彬一同離去。眾人趕至醫院到國彬的病房,護士指頌恩已離開,但國彬仍安然無恙。

頌恩綁架 富戶子俊--立仁回家後,發現頌恩竟然在他家等候多時,立仁勸她自首,但頌恩只想找個友人傾談而已。立仁和慧翹多番相勸都無法說服頌恩,頌恩堅持法律無法幫到窮人,臨離去時拜託二人照顧國彬,還留下一個口訊。

頌恩要求 一億贖金--眾人發現保基的屍體,知道頌恩想留下線索給警方追捕,已改變了犯案模式。在現場見到頌恩拍下保基自白的短片,知道子俊便是下個目標,可惜已遲了一步,頌恩已成功伏擊子俊,更開槍射傷永鏗。振東收到頌恩電話,稱已挾持子俊,要盧父準備一億現金,更指定要慧翹負責交贖金。慧翹要求出發,立仁、志森和啟榮也陪同振東等人一同前往。慧翹收到頌恩指示,設法撇開振東,到停車場會合頌恩。可是,頌恩在中途卻改變主意…… 

內容轉貼自 TVB 官網 http://programme.tvb.com/drama/agreatwaytocare2/

 

 

chyo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